<tbody id="c9yj9"></tbody>

      1. <tbody id="c9yj9"><track id="c9yj9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<tbody id="c9yj9"></tbody>

        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人文菏澤  > 正文

        “脫口秀”名家——北宋曹州知府劉攽軼事
        (下)

        作者: 張長國 來源: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: 2023-03-29 09:55

        馬默雕像

        在北宋時代,菏澤地區與北宋的首都汴梁(今開封)相距只有三百多里,而且,兩地聯系緊密,又有運糧河道相通,人們去往汴梁無論從陸路還是水路都非常方便。因此,菏澤一帶的經濟非常發達,加上宋代重視文人,讀書的氣氛濃厚。據最新考證,《清明上河圖》的作者張擇端有很大可能就是成武人。因為到京城去參加科舉非常方便,魯西南一帶科舉進入仕途的文人名士很多。比如,籍貫在成武縣茍村集鎮的馬默就是一個。馬默進入仕途,就和劉攽有了交集。

        馬默這個人從小家境貧寒,他性格沉默寡言,剛直不屈,為了求學,青年時竟然敢獨自一人步行四百多里路到泰山腳下的徂徠山去求學,可見他是一個性格剛忍的人,后來,他被《宋史》立傳。馬默與劉攽本來兩個人沒有什么工作上的來往,兩人也沒有朋友關系。但因為劉攽好口無遮攔、侮辱大臣,因而受到了馬默的上奏。馬默在北宋治平年間任監察御史,而劉頒喜好拿別人名字開玩笑。當時,朝中有個官員叫蔡確,是福建人,后來官至宰相。劉攽給蔡確取了個綽號叫“倒懸蛤蜊”,蛤蜊和河蚌外形差不多,在福建,人們吃蛤蜊的時候稱蛤蜊為“殼(音確)菜”,兩字反過來就是“蔡確”,并且劉攽還當著人家的面喊,這讓蔡確非常生氣,深為記恨,但劉攽就是不改。王安國是王安石的弟弟,他身體很胖,好出汗。一年夏天,王安國去上朝,天氣炎熱,走到地方汗水把衣服都濕透了。劉攽見到后,就說:“你這真成了(汗淋)學士了?!边@之后,王安國就被人叫做“汗淋學士”了。馬默知道劉攽愛開玩笑的這個缺點,就上奏了皇帝,說劉攽“玩侮無度”,也就是說他開玩笑侮辱人沒有限度。馬默大約也是好意,但可以直接和劉攽說明。但把這樣的小事作為公事,一本正經地上奏皇帝,就顯得有些小題大作了。這大約和馬默較真的性格有很大關系,因為馬默本就不是一個幽默的人。劉攽知道了以后,就說:“既稱馬默,何用驢鳴?”這八個字的評語還非常工整對仗。而且,當場作了一篇《馬默驢鳴賦》,其中有“冀北群空,黔南技止”的話,前一句是借用韓愈的文章典故,說本朝啥樣的人才都能得到使用;后一句詩借用唐代柳宗元的《黔之驢》諷刺馬默就會打小報告,也就是“技止此耳”。連起來的意思是馬默這樣沒別的本事、就會打小報告的人也得到使用了,是因為皇帝善用人才的緣故,其實沒有大本事。而且,說馬默“驢鳴”也不是簡單地罵人,而是這個詞的背后也有著非常多的典故?!妒勒f新語》中有一篇記載,說曹魏時期的文人王粲喜歡聽驢叫,在他去世后,魏文帝去了他家,和其他人說:“王粲喜歡驢叫,我們每人學一下驢叫送別他吧!”于是,每個人都學了幾聲驢叫。王粲是漢代的山陽高平人,山陽就在今巨野縣南的的昌邑集,高平大約在成武縣與濟寧市金鄉縣的交界處,劉攽對漢代的歷史掌故等非常熟悉,他的這個說法可能結合了馬默的這個“老鄉”的典故。馬默打了報告后,也沒見下文,大約皇帝也認為這是個人性格,與治國沒啥大關系,所以沒有批復。

        劉攽雖然在名氣上不如王安石、司馬光、蘇軾,但他的確是一位精于史學、能夠比肩“唐宋八大家”的人。他曾幫助司馬光纂修《資治通鑒》,擔任副主編,并修訂了漢史部分,對于史書中的錯誤,他還專門寫了一部名為《東漢刊誤》的書,受到皇帝的稱贊。其他的史學著作還有一百卷,他與弟弟劉敞、侄子劉世奉一起合著了《漢書標注》,被人稱為“墨莊三劉”。

        歐陽修曾說:“(劉攽)辭學優贍,履行修謹,記問該博”;王安石稱贊他:“筆下能當萬人敵,腹中嘗記五車書”;曾鞏說他:“廣覽載籍,強記洽聞,求之輩流,罕有倫此?!倍冀o予了劉頒高度評價。文/圖 張長國

        責任編輯: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       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    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